联系我们
Contact



传真:
联系电话:

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
邮箱:9490489@qq.com

内援市场出现统一零售价?2019夏窗中超总投入超前两赛季总和

时间:2019-08-29 16:15 作者:

北京时间8月1日,中超夏季凯发娱乐转会窗口正式关闭。虽然没有世界级重磅转会发生,但16强还是 联手 在转会市场投入了近1.16亿欧元,这是继2016赛季的1.28亿欧元后,中超历史上投入第二高的夏窗。值得注意的是,从2017年夏窗开始,中国足协推出了旨在抑制职业俱乐部非理性消费的 引援调节费 政策。该政策在出台初期的确取得了明显的效果,但执行到现在,其对中超的约束力已日渐衰弱甚至是形同虚设。今年夏窗,三大国脚级球员彭欣力、郑龙和王永珀的转会费全部为261万欧元 。究竟是巧合还是默契,这不得不引起各方面的重视和反思。

引援调节费 质保 仅两年

2017年夏天,中超多队争相竞价德甲金靴奥巴梅扬,这位加蓬球星的身价在当时一度被炒到8000万欧元。如果 美羊羊 成功登陆中超,那么刚以6000万欧元的身价加盟上港的奥斯卡,将不得不让出中超历史转会 标王 的头衔。这场对奥巴梅杨的竞购很快便惊动了中国足协,甚至是更高层的管理部门。在这种特殊的背景下, 引援调节费 政策迅速出台。

按照规定,从2017年夏窗起,中超、中甲俱乐部在注册转会期内,引入外援时资金支出超过人民币4500万元/人、引入国内球员时资金支出超过人民币2000万元 /人的相关俱乐部,必须缴纳等额的引援调节费。阻止奥巴梅扬登陆中超只是 引援调节费 政策所造成的直接结果,它更深层的意义在于对中超各俱乐部的震慑作用。由于没有人愿意触碰,或者说是率先触碰这条 红线 ,不少打算引进 超标 外援的俱乐部,在当时大多采用了租借或者先租后买的方式来规避政策。 2017年夏窗中,中超的总投入只有5545万欧元,2018年夏窗则为5520万欧元。与2016年的1.28亿欧元相比,被称作 奢侈税 的引援调节费发挥了明显的抑制作用。

刚需造就四笔 超标 引援

不过,随着2018赛季的北京国安、大连一方和天津权健先后向足协缴纳了 奢侈税 ,投资者们发现,除了多花点钱之外,触碰 红线 似乎并没有造成其他不良的后果。于是,对于那些不差钱的俱乐部来说, 引援调节费 政策的约束力日渐衰弱。即便是足协在2019赛季打出 注资帽 薪酬帽 奖金帽 和 转会帽 这套组合拳,也没能阻止中超转会市场再次陷入疯狂。

今年3月,中国足协在一份公示中表明,山东鲁能、广州恒大和大连一方均按时缴纳了今年冬窗的引援调节费。今年夏天,中超又接连出现了4笔 超标 引援,分别是上海上港的阿瑙托维奇、大连一方的龙东、上海申花的沙拉维和北京国安的费尔南多。有意思的是,上海上港与北京国安是本赛季的争冠球队,而大连一方和上海申花此前则均在为保级而战。此外,今年夏窗1.16亿欧元的总投入,也一举超过了2017和2018两个赛季的夏窗投入总和。

内援 统一零售价 惹关注

当中超各俱乐部愈发乐意为外援花钱时,大家在内援引进上却有着心照不宣的默契。今年夏窗,重庆斯威的彭欣力和天津天海的王永珀先后加盟上海申花,郑龙则从广州恒大转投大连一方。有意思的是,三大国脚级球员的转会费居然都是261万欧元。而今年年初,广州恒大以260万欧元的统一价码,签下了 五小虎 韦世豪、张修维、刘奕鸣、高准翼和何超。由于汇率的变动,两个转会窗口中,260万欧元和261万欧元实际上都合人民币2000万元。换句话说,足协在 引援调节费 政策中划定的人民币2000万元/人,几乎成为了中国本土球员在国内转会市场的 统一零售价 。

实际上,过往国内球员转会费动辄上亿元的情况并不少见,2016年的张成林、2017年的王永珀、杨善平都曾以上亿元身价完成转会。如果以当时的市场行情来看,本赛季进入转会市场的8名国脚级球员,每人的身价至少是一亿元起跳。然而, 引援调节费 政策的存在,令人民币2000万元成了足协及行业内对国内球员的 公定价 。可是,无论260万欧元抑或261万欧元,这是真实的交易价格吗? 统一零售价 的背后是否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隐情?其实,对于有意逃避转会调节费的行为,中国足协曾鼓励相关单位和个人对此类违规行为进行举报。条例上白纸黑字地写道:一经查实,当事俱乐部将按照转会调节费数目的不同,面临扣除1分至15分联赛积分的处罚。既然如此,对转会市场负有监管责任的中国足协或许有必要出手查一查了。 宗和